hh2223.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暴力虐待 » (非原創)調教娜娜【下】作者:不詳

(非原創)調教娜娜【下】作者:不詳

本帖最後由 q900627 於 編輯



調教娜娜(2)



森從袋中拿出來一件黑色內褲。「本來想要晚一點再拿出來,但是看到你的

身體,馬上想讓你穿上。」



接過來之後,胡麗娜看了嚇一跳,現在手上拿的,有附一根塑膠的小管子,

說小也有男性左右的尺寸。



「這個滋味如果你過後,你會欲罷不能的。」



望著胡麗娜的森,重重地將胡麗娜從胸部,大力地抱著。



「喂!快穿吧!」另一手,在無防備的腿間,遊走著。



啊!啊! 通過長腿的根部,穿著附有男根的內褲,在腿間前後地搓動著,

那種壓迫感,超過想像。



這種好像與性交愛好者的美人奴隸十分配合! 森望著閃著光亮清純美的

裸體美女,身穿著一條黑色內褲。



這種刺激與全裸是不同的,胡麗娜也奇妙地感到羞恥而興奮著。



「喂!來試試!」松崎按上開關。



前面的粗管子一振動,胡麗娜發出想像不到的聲音,兩腳緊閉著。



「嗯嗯!不行了!」受到想像不到的衝擊,胡麗娜也快忍不住了。



「如何了!小性奴!」不意地將開關切掉,森在胡麗娜的背後發出了聲音。



「喂!站起來,今天一整天就穿著這個吧!只要你略略動一下,就會有剛才

那樣的感覺,你就練習到習慣為止吧。」



胡麗娜站了起來,森又按了開關。



「呀!呀!」咬著牙,胡麗娜忍受著衝擊,之後數秒,膝蓋也就略略的顫動

了。再如何受挑逗,腰也不動的,大概受到了十來次的攻擊之後。



森取出了黑色塑膠皮帶。首先將胡麗娜的胸部結實地綁著,接著腰也綁上了,

再一條通過脖子再穿過胸部再與腰部的皮帶連接,剩下的穿過兩腿之間在背後固

定。



``` ```



胡麗娜坐在森的車上,朝學校方向開。



在滿是編紋的超迷你裙上,森伸出了手,在那豐滿的大腿上愛撫著。



「把上衣脫掉,兩手繞到後面。」



「要做什麼呢?」



「別問了,如果想要口交的話別出聲照做就是了!」



森都那樣說了,胡麗娜不敢抵抗。



將手繞到後面,森一樣的綁上了黑色的皮帶。「好了,走吧!」



森下了車,也叫胡麗娜下車,且將外套披在她的肩上,手被反綁之事,從外

觀都看不出來。



被森牽著,朝向高樓街走去,許多男子都望著迷你裙下,伸展的曲線美及充

滿智慧、優美的胡麗娜的臉。



「如果要帶著散步的話,還是要像你這麼淫蕩的美女。」



森用手攬住了腰,且緊緊靠著,用雙手從迷你裙一直往上撫摸著。



胡麗娜臉紅了,但是被梆的手,又不能動。



森馬上又要將迷你裙捲起來,接著黑色的內褲露出的一半屁股。



「別這樣,被人看見了!」胡麗娜將臉靠向森的肩膀,小聲地要求著。



「你不會在意吧!我是想小性奴你有這個需求嗎?」



用手擰屁股肉,胡麗娜混身顫抖了起來。



「求求你,主人,可能隨時都有人會出來。」



「知道了,我有重要的工作要做。」講完了,森走上了陸橋。走到了樓梯上。



「在這裡慢慢等,我要努力去工作了!」



「主人,不可以,請別走!」胡麗娜請他拿掉手中的皮帶。



「何必,我馬上回來,你一個人先樂一下吧!」



森將那開關開了,那管子開始動了。



「啊…」久候的衝擊,讓胡麗娜有種墜落的感覺。



「別被別人查覺喔!」被森一說,胡麗娜又咬緊了牙,忍著。



「十分的性感喔!等我回來,一定會帶來你最喜歡的東西。」講完這話,森

便下了樓.....



一個人獨處時,心想著,身體上被綁著塑膠皮帶,而路過的人,都望著那超

短迷你裙。



管子的衝擊雖已習慣,但取而代之的是今早那種數度而不停止的猛烈衝擊。

那管子的振動,讓那二腿根處的花蜜,慢慢的泌出,而二腿的顫動也阻止不了那

種喘息。再加上,因為站在樓梯的第一階,所以從下面上來的人,雖厭惡也眺望

著那根處的大腿。超迷你裙雖好,但是仍不能隱住胡麗娜的大腿最深處,男女的

眼睛,都逃不過地想望望。



當森回來的時候,已經過了二個小時了。



「主人,我已經忍受不了了!」



「知道了,但是說好了,要送你最喜歡的禮物。」森又挽著胡麗娜的腰下了

樓梯。



胡麗娜想著可能會帶她到飯店休息,但是森所選的卻是小巷子內的純茶。



坐到椅子上後,森的手馬上就伸到超迷你裙下去摸那大腿。



「嗯…」僅是這樣的動作,胡麗娜就受到甘美的痙攣的侵襲。經過了一個小

時,燃燒的火焰更感到強烈。



「將雙腿再開一點!」森將手壓了進來,將胡麗娜美麗、充實的大腿左右分

開。



「啊…」雖然是間接的,但是受到男人的愛撫,胡麗娜全身的血都沸騰起來。



服務生走過來,胡麗娜兩膝緊閉,全身變得緊張。



「別動,別怕,我要可樂!」森的手仍如薯餅般的柔軟,在胡麗娜的大腿之

間遊走著。



身材高眺的服務生,將水倒入玻璃杯中,放在桌子上。



「嗯!嗯!可樂與咖啡。」滿臉通紅的胡麗娜輕聲地說著。



那位服務生走了之後,森輕搔胡麗娜的耳朵。



森用手脫掉胡麗娜襯衫上的扣子,且左右將襯衫打開。雖說是在昏暗的店內,

但是隨時會有人出現的衝擊,讓胡麗娜十分的戰慄。



並不是只有裸露,而是被綁著黑色鬆緊帶的左右胸部,被綁在正中,且乳頭

朝向上。



「長得美麗,皮膚又美,臀部也有成熟的魅力,像你長得這麼可愛的女生,

在這時代已經沒有了!」。



從走道上,有一位年輕的男孩,滿懷好奇地望著他們。



(不要看我們…)



心中雖然如此懇求著,但是身體卻受到奇特的衝擊,使得氣氛更為燃燒了起

來,令人喘息。



在森的掌中,那如處女般濕潤的乳頭尖端,都給欲情的火焰所染著。服務生

拿來了可樂及咖啡。



胡麗娜從胸中叫了起來,想拿襯衫擋住胸部,但是森仍很坦然地將二個乳頭

交互地搓揉著。



「襯衫也脫了吧!」



胡麗娜用顫抖的指尖,將襯衫從肩頭脫下。在此純茶的戀人,上半身裸露的

並不是沒有,但是像上半身,如五花大綁的裸露著,比裸露著更為淫賤。



森輕靠在沙發上。



超迷你裙被捲起,內褲被看到一半的事,完全已不在意,胡麗娜的上身,已

經都傾向森的身上。



在超迷你裙的深處,二條大腿間的根部,吸吮著的,流出來的是那倒三角的

花叢所溢出來的甜美花蜜。



「可以結束了,我不是你的嘴巴,那麼喜歡臀部。」



擡頭起來,舌頭離開時,仍流著唾液的線,瞳孔中仍含著淚水,伸手拿起了

襯衫。



「不必再穿了,就在外面而已。」



森將襯衫拿開,胡麗娜的雙手又綁到後面,再將外套披在肩上。



「走吧!」森抱著胡麗娜的肩,走出了純茶。



外面的明亮,刺痛了兩人的眼,此時剛好是午休,街道上都是上班族。



與他們交身而過的人,都會交頭接耳,低語著,也盯著胡麗娜的胸部及大腿,

似乎要去舔他們一樣。



人們那種刺眼的眼光,胡麗娜身體深處所湧起的那種歡愉,完全是視若無睹。

在人群之中,她不覺得自己美麗又兼備才能,而雖然是剝奪了羞恥心及人格,但

是在心底深處,到今天為止,才將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情慾一口氣地噴出來。



森帶來的地方,不是飯店,而是電影院。



「主人…」胡麗娜不安地開了口。



「這種地方,是很適合你這種小性奴再度燃起慾火的。」



森買了票就進入了戲院。



(為什麼都在這種地方)



正這麼想的時候,客人們陸續地進入了暗黑的館內,上半身裸露的胡麗娜,

此刻的情緒,又開始搖晃起來。



「寂寞的臀部,小性奴!」雖有黑色內褲包著,但是森的手如揉扭般的愛撫

時。



「啊!啊!」



僅是這樣的聲音,在超迷你裙之下如布丁般的皮膚,左右,再前後般的被搖

動起來。



「你的臀部像如此般的演技,實在是性感,而且是淫亂!」



在耳邊輕語後,這些話語讓胡麗娜身體中噴出了花蜜了!



「請求你!快一點!」胡麗娜已語無論次了。



「我知道,但是在那之前,先讓我到廁所去一下,之後我再讓你有意想不到

的快感。」



「請別留下我一個人!」



「沒問題,你還有這個…」森按了搖控器。



「嗚…」響遍了腦門,那甜蜜的衝擊,貫穿了胡麗娜的全身。



森從側門走出前,偷看了胡麗娜,只見她握了扶把,必死地咬著牙。



從早上到現在沒有休止的愛撫與執拗的責備,胡麗娜的身體已達到極限。



再怎麼忍著,腿間的管子,包著豐滿的屁股,淫亂卻沒有停止,隨著流出的

花蜜,也伴隨著甜蜜的哭泣。



背後的門打開後,走進了一位中年男子,胡麗娜嚇了一跳,慢慢地走進了,

那位客人望了胡麗娜的姿勢,半天沒發出一點聲音,只盯著看。



胡麗娜的另一側,最後列坐的大學生,看到中年男子的樣子,也留意到了胡

麗娜。



(主人,請早一點回來)



但是等了又等,卻沒看到森回來。



此刻,中年男子,看到美麗又全裸的性感身體,有一種想去舔一下的衝動。



剛才那位學生,還有他前面的中年男子,也都移向了胡麗娜。



但是不能夠忍受的是,那全身性感愈變愈強烈,雙腿之間的管子,那官能的

火焰不停的燃燒著。



已經沒有辦法站起來,那三位客人望著如此的胡麗娜,更浮出了興趣!



電影院中的光線愈來愈暗,胡麗娜覺得羞愧,臉掩入了腕中,全身如被火燒

了一樣。胡麗娜的背後伸出了手來,去接觸那胸部。



(別!別這樣)



準備叫出來的那一剎那,但是胸部被手撫摸到的瞬間,那種強烈的愉悅。



胡麗娜叫了起來。



這是何等的快樂呢!對方是誰都不知道的色狼。



被鬆緊帶緊綁而出汗,弄得皮膚發出光亮,被綁緊了,沒辦法抵抗,讓對方

快意地揉著那胸部,那屈辱,卻讓胡麗娜揚起了被虐待的心。



男子用單手握住了胸部,且用指尖貼著乳頭,另一手捲起了超迷你裙,揉扭

著那白色的屁股。



男的手,輕輕揉著美麗的高二學生的臀部,而順勢將往那腿部的深處。



「嗚!住手!住手!」



「抵抗也是無用的。」



「如此迷人的臀部令人看了,也會忍受不住的!



森出現了。



「來!站起來。」」



將胡麗娜朝向客人,森將鬆緊帶往外拉。穿著細帶涼鞋的胡麗娜,白白裸裸

的一身,那豐滿的雙峰,客人們,都盯著傻傻的。



接著,從早上一直穿著的黑色內褲被脫了。



呀!



還有餘的羞恥心,被脫時,一點兒抵抗的能力都沒有,森將她脫了下來。



客人們,眼見著從修長腿部脫下的內褲,竟附著巨大的管子。



「性變態!」「花癡!」的小聲地自言自語。



「如此的發浪,身為高中生,不覺得羞恥嗎?



森邊說著,用雙手撫摸著雙乳,揉著、揉著。



「我們來看看她的身體!」



「呀!別這樣!」



「只是被看,就濕成這樣,等待被摸已經很久了吧!那請各位來幫忙一下。」



森壓著她,把胡麗娜移向客人們。



鎖著雙眉的胡麗娜,現在被人用吞食的眼神看著,全身的血已經都噴出來了。

「請!請摸我一下!」顫抖的聲音,卻明確地告訴大家。



但是男人們,面對著胡麗娜那美色而來的威壓,都無法出手。



僅是胸部、臀部的豐滿,並不能說是性感,而手腳又修長,手、足又端正有

氣質,加上柔軟的秀髮,有三分之一的臉被擋住了,但卻顯出一級棒的優雅而又

有魅力。



……



那如魔性般的日子,電影院以來,已過了一個星期了。明天晚上,父母將從

國外出差回來。從電影院後,胡麗娜的身心都十分的疲憊。



這種被命令的事,在電車上,將裙子捲起來,露出屁股。



此外每天晚上洗澡時,都得如三溫暖中的女子,做相同的服務。



洗椅子、洗墊子,不管是手腳,從手指開始到肛門的洞都舔過了。



但是令人擔心的是,在胡麗娜的身體之中,被虐待的喜歡,並不是僅止於恥

辱的時候,只要摸了屁股,股間就會流出那種濕潤。



愈接近父母的歸國之日,森責難更為厲害,胡麗娜的身體更變得成熟。



「很想要把這傢夥拿開吧!」森拿出貞Cao 帶的鑰匙。



「我知道了!」將裙予捲往臀部的上方。恥辱感是沒有辦法壓抑的。



「還是小性奴的臀部最棒,而這樣的貞Cao 帶,如此合適的臀部,別的地方

是沒有的。」



走到餐廳,森拿了椅子坐下來。打開冰箱,胡麗娜自己不敢喝……



打開瓶蓋,倒在森手中的杯子。



邊說著手摸著裙擺,從大腿往上摸,貞Cao 帶。



「呀!」一下子弄倒了啤酒,「對不起!」胡麗娜拿著抹布擦著桌子。



看到緊張,優美的側面,森摸著那有肉的屁股。



「我們再喝一瓶後,就開始辦事!」森對著步向冰箱的胡麗娜說著。



森將胡麗娜裙子剝掉。



「喂!胡麗娜,酒!酒!還有做點下酒的小菜。」



所以全裸且羞恥姿勢的胡麗娜,倒酒給森,鎖著貞Cao 帶的臀部,就好像是

自己的桃子一樣。



「好吧!開始吧!」講完,領著胡麗娜進了寢室。



「來!把剩下的衣服脫掉!」



在床上放置著袋子,森拿出了道具排成了一列。



「手放到後面!」邊說著,很粗野的將胡麗娜的手腕綁起來,用繩子緊緊的

繞了二圈。



「躺到床上。」森將胡麗娜推到床上。將貞Cao 帶拿開,從足踝將胡麗娜的

腳好好的綁住,將身體二部份地折著。



弄成這樣子,這是想做些什麼呢?望著森,胡麗娜臉上露出不安!



「啊!」叫的時候,已經太遲了胡麗娜的身體仰躺在床上轉動著,當然被綁

的下肢,那豐滿的大腿被大膽的大角度地張開,花叢頂處那是當然,開發的新感

性帶,還有那小花蒂都給堂堂的看到了。



「不要!不要!」



單手摸在大腿的森,將那塑膠的栓鬆開,說是栓子倒不如說是大粗根的男性

男根來的恰當。「今天我們不再擦乳液了,我用唾液來幫你擦。」



講完,森朝著大腿的根部,將頭放入,發出聲響的吻著被唾液弄濕的花叢,

再用手指去摸。



「啊!啊!別這樣!」如同著魔一般的叫著,胡麗娜身體顫動著。此時的胡

麗娜那處有些微刺感,花園雖儒濕了,但身體中卻燃燒著異樣的光與熱。



「喂!這樣子,你爽嗎?」邊說著,那二十公分長的管子,一公分一公分地

伸入。



「不要動!」森用尖銳的聲音命令著。「否則弄傷的話,我是不管哦!」



胡麗娜全身停止,靜靜地等著。



「好久沒有洗腸了,期待吧!哈哈!」當溫熱的藥水流入那腸中,那種感覺

讓全身的緊張都解決了。



「如何!久違了的感覺。」



玻璃瓶中放著二百五十CC的藥水,森望一下胡麗娜的臉。



「好難過,早一點將繩子打開好嗎?」隱藏住狼狽,胡麗娜的聲音痙攣的叫

著。



「喂!!剛開始而已,別一直鬼叫鬼叫的!」對胡麗娜的叫聲全然不放在眼

裡,又繼續灌腸。裝著五百CC的水,去掉一半。



「休息一下,還剩一半!」



「如果要洗腸的話,一次解決好嗎,主人?」



在床上的森,對綁著緊緊的胸部,用手掌去揉搓著。「如何!你不想嗎?如

果你開口,我則如往常地吸吮你的乳頭。」完全與處女一模一樣,淡色幼嫩的乳

頭,用指頭轉著,用嘴去吸著。



「啊…」胡麗娜受到了快美的感受,想像不到她哭了起來。眉根深鎖的汙辱

感,胡麗娜都嗚咽了,對於那唇,森已是著迷地壓上去。



「嗯!」邊吻著邊再洗腸。



森手上的玻璃瓶,忽高忽低地流入那水。



這次胡麗娜發出高昂的聲音,發出呻吟的聲音。



「呀!已經承受不了了!」美貌上泛著蒼白,汗水中叫出悲痛的聲音,如同

一幕背景音樂。事實上,如此洗腸的苦痛邊喘著氣,高中女生的肉體,被唇吸著,

揉著乳房,邊動著,無法想像的快感,燃燒著,燃燒著!「求求你,我想去廁所,

已經忍不住了!」



已被灌了約一千CC左右的液體,異樣的火熱與昂奮襲擊著。



「還早呢!已經一個月沒有洗腸了,如果不樂一下的話,不是太可惜了嗎?」



講完將手中的開關,如熱水般的液體進入了花間狹處。



接著森舔著乳房,又用雙手揉著乳頭,管子又在那裡抽動著。



全身已變得全散了,那令人慌恐的愉悅,胡麗娜如同野獸一般的咆哮著。刺

痛的感覺,快融化般的快感,那種如同通往地獄的快樂。胡麗娜泛青的臉孔,看

著將管子律動停止的森。



森將胡麗娜的足踝的繩子解開,在地毯上放著報紙,從浴室中拿出了洗面盆。



在報紙上將洗面盆放上去,拿到這塑膠袋的黃色容器。



森將手放在躺在床上、汗流如注、全身栗動的高二女生的肩上。



「自己上吧!還是幫你忙呢?」



上身站了起來,但是卻沒有辦法站直,他們才像抱小孩尿尿似的,兩膝往後

彎曲著。就這樣,抱到洗面器處。



「好了,可以輕鬆一下了!」



腸的內膜,有著異樣的感覺,胡麗娜呻吟著,但是在那花瓣之中,仍有著那

管子。



森將後面的繩子解開,倒在床上,用肛門擴張器來調。那種冷冷金屬的感覺,

使胡麗娜發出了抽動的聲音。



「受過調教後,變成如何?來檢查一下。」講完,森將擴張器握著,如鴨嘴

般一點一點地撐開。



「嗚!好痛!好痛!」胡麗娜被弄得悲痛不已,狂亂的頭髮散了一臉。



「我覺得你的顏色好,寬度也夠,柔軟度也好,太棒了!」森的眼睛閃著怪

異的眼光,看著肛門擴張器裡面。



吞著自己口水的森,看著胡麗娜的身體,握住擴張器,左右地搖晃,自得其

樂的搖著。



「小性奴真的是美人胚子,甚至屁股的屁眼,都如此的漂亮,如此這般,你

的感覺如何呢?」



「呀!呀!很痛呢!請饒了我吧!求求你,別再那樣了!」



「這已是最後了,胡麗娜你會不會後悔自己身為女人?」



「嗯…為什麼那麼…為何要這樣虐待我…」想像不到的低著眼睛,流著眼淚。



「這些都是你長得太美麗了,人有氣質,而招惹來的!」說完,兩手按住胡

麗娜的雙頰,野蠻地用唇壓著她的唇。



「跪下伸出雙手來!」



跪了下來,伸出雙手,在手腕上上了鎖。



「這一個,你自己扣在腿上!」



還有一個腳銬,胡麗娜自己扣上了雙腳。



接著,鎖在脖子上的鎖,扣好之後森站了起來。



「好了!來!」用手將銬拉著。



臉四處望著,胡麗娜尾隨著森之後,床上有四個銬環。



手腳上的鎖在地板上發出磨擦的聲音,討厭卻瞭解到自己被放在那個定位,

但是胡麗娜體內又提起了妖媚、甘美的興奮。走到房間中央,天花板的滑車垂下

來的條,將兩手鎖在那條上,就這樣子被吊著。



「喂!這是你最喜歡的!」



森手中拿著電動管子,將被吊著的胡麗娜,由插入私處。



管子那端令胡麗娜的身體彈了起來,聲音也高了起來。之前塗的乳膏,浸透

到體內,最敏感的二個性感帶,又甜,又癢、又感到疼。管子尖端,又壓到那陰

道中。伴隨著恥辱感,胡麗娜在感覺上又搖動了起來。接著,管子在那當中輕輕

的擦著。



「啊!啊!」花蜜已無法阻止的一直流出來,胡麗娜按捺不住的將下肢打開。



「已經濕成這個樣子,胡麗娜你是何時變成這樣子?」



「這就是你最喜歡的。」拿出以前每天穿的有一支jj的黑色緊身內褲,且穿

上。



「很適合你這種狗貓般的奴隸,今晚都穿著。」講完,按上遙控的按鍵。



「啊!啊!」胡麗娜望著天花板,展出白色優美的裸身。



一個月的時間,胡麗娜自已發現,自己的欲情,此瞬間,如果一點火,一定

是燒了起來....



「別這樣,請饒了我吧!」美麗的頭髮都亂了,如幼童般地哭著。



森拿起皮鞭,左右的打著那圓渾的屁股。在打時站在胡麗娜的背後,邊打著

胡麗娜,使胡麗娜在承受那苦痛,而自己卻陶醉在莫名的快感中。在揮打之中,

胡麗娜自己深覺自己是一匹狗奴。



胡麗娜變成了森的奴隸,已經是二個星期了。



上學是優秀的班幹部,但是踏入家中一步,完全過著奴隸般的生活。依舊穿

著那黑色的內褲,手腳綁著手銬、腳銬。



但是胡麗娜不敢不滿,每晚胡麗娜被叫進房間,受著各種新道具的淩辱。



每當叫胡麗娜過來,在管子上塗紅辣椒,再叫她穿胡麗娜上學的服裝有些改

變,她穿上極短的貼身裙。和以前撲素的衣著相比,現在的胡麗娜性感得多了。



每天早上胡麗娜都將短裙拉高,讓森看私處。胡麗娜不被允許穿內褲,只要

一拉高短裙就可以讓森為所欲為。



胡麗娜只穿上一條吊帶絲襪,在擠迫的電車中,很多好色的男人看見胡麗娜

的性感衣著都忍不住走近她去碰她的身體,他們摸在胡麗娜的下體時,立刻發現

胡麗娜剃了毛。在電車中,胡麗娜經常被人露骨地授撫下體和胸部。



「原來你沒有穿內褲的。」在電車中,很多人望著胡麗娜討論她的身裁。



「你剃掉了恥毛?」摸過胡麗娜的大都會這樣說。



但是胡麗娜完全不理會這些人,胡麗娜任由喜歡的人去摸弄自己的身體,因

為,胡麗娜被完全不認識的人撫弄會產生被虐的快樂。她只穿迷你裙和不穿底褲

上學,每次都流出很多淫水。



一個男人用手指插入胡麗娜的陰道,當他撩動手指時,裡面的淫水發出古怪

的聲音,那個男人亦被胡麗娜的豐富淫水嚇了一跳:「你的性慾得不到滿足嗎?」



胡麗娜將那個男人的手拉開,若果任由他繼續撩下去的話,胡麗娜會在電車

中產生高潮,到時就麻煩了。



那個男人再次攻擊胡麗娜的陰核,「呀……」胡麗娜發出嬌聲,引起全車人

的注視。



胡麗娜看見周圍的人望著自己泛起紅霞的面頰更加興奮,她的下體好像收縮

到不再存在。



``` ```



「我有件事求你,請你將那裸照還給我。」胡麗娜望著森說。



「不行,每次看見胡麗娜可憐的樣子,我的精液便會噴射而出。」森喝了一

口啤酒之後,面上露出淫猥的笑容。



他們兩人並排坐在酒吧的櫃檯。森忍不住伸手入胡麗娜的貼身短裙內撫摸胡

麗娜的大腿。



「不要在這地方摸我。」



「那麼,我們到外面去摸吧。」森將手指插入胡麗娜的陰道口。



「不要……不要這樣。」胡麗娜拉低短裙,夾緊雙腳。



酒吧內燈光灰暗,輕微的鋼琴聲傳遍整個酒吧。森撐開胡麗娜的陰唇,用手

指摸在胡麗娜的陰核摩擦。



「呀……停手……」胡麗娜望望身邊的環境,酒吧內的人都在高興地談話。



森看著胡麗娜的憂鬱表情,手指在胡麗娜的緊身裙裡面活動,那隻手指快速

地摩擦陰核。



「不行,我……已經開始興奮。」胡麗娜的面孔露出性的喜悅表情。



「胡麗娜,你將上衣的鈕解開,讓侍應生看看你的豐滿乳房吧!」



「不行,其他人會看見。」



「是嗎?你怕自己被快感侵吞嗎?你有露體狂。」



胡麗娜內心覺捉內村的說話是事實。現在,下體已經流出淫水。森的手指像

插了入水池中。



「快解開上衣的衫鈕。」



胡麗娜用顫抖的手解開上衣的鈕,杏色半胸胸圍包著兩個豐滿的肉球,深深

的乳溝令人想將頭埋入去,胡麗娜的胸部散發出少女清香的氣味。



「將所有鈕解開。」



因為胡麗娜面向櫃檯而坐,其他客看不見她已經解開了衫鈕,但是水吧侍應

生卻清楚地看見胡麗娜在寬衣,他的眼睛瞪大。



森好像可以看透胡麗娜內心似的,他用力擰胡麗娜的陰核,胡麗娜的淫水洶

湧而出。



「胡麗娜,你讓他看看乳房便流出很多淫冰,若果你給他看看陰戶便會加倍

快感。你以前也曾試過當眾裸露,何必感到難為情?」」森的兩隻手指已經陷入

胡麗娜的陰道內。



「噫噫……」胡麗娜叫出嬌哼的聲音,酒吧內響起胡麗娜近乎女高音的叫聲,

正在傾談的各人都轉過頭來看看櫃檯的一邊。



森將胡麗娜的衣服從肩部剝下。



「呀,不要……」胡麗娜當眾裸露上半身,在一瞬之間,胡麗娜全身麻痺.

「要拉高短裙。」森拉著胡麗娜的肩部,將坐在高腳轉椅上的胡麗娜擰向外面。

本來胡麗娜是背著所有酒吧客人,但是現在她卻面向所有人。



森拉住胡麗娜雙手,胡麗娜外形優美的乳房顯現在酒吧內所有人的面前,很

多尖銳的目光瞄準胡麗娜的乳房。



「胡麗娜,給他們看看你的陰戶。」森在胡麗娜耳邊輕輕地說。



胡麗娜被暴露的快感埋沒了理性,她用麻痺的雙手拉住貼身裙腳,慢慢把短

裙拉高,她的雪白大腿夾著的東西慢慢地暴露出來。胡麗娜的手開始顫抖,胡麗

娜絲襪對上的雪白大腿經已暴露出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胡麗娜雪白到眩眼

的柔肌膚上。胡麗娜將短裙拉高至腰間,裙內風光盡現人前。



「啊……」酒吧內的人因為有個性感尤物赤裸上身及暴露下體而感到驚懼,

但是最令他們驚愕的不是胡麗娜的美貌和她的大膽暴露,而是她是個下體沒有恥

毛的美女。



胡麗娜將自己雙腿分開,完全沒有恥毛的大陰唇張開,剃毛後的大陰唇呈現

陰暗的藍色,兩片暗藍色的大陰唇之間有張開了的淺粉紅色小陰唇。



酒吧內突然變得鴉雀無聲,所有人都停下來不喝酒不傾談。胡麗娜張開了陰

戶之後,她感到所有人的目光化為勃起了的jj,從四方八面插入自己的陰戶。酒

吧內的人都因為這個赤裸的美人而眼前一亮。



「撐開陰唇給他們看看,胡麗娜。」胡麗娜的耳邊響起惡魔的聲音。



胡麗娜已經完全被暴露的快感支配著。她彎低腰,雙腿屈曲,雙手將左右陰

唇分開,閃亮的淫水從陰溝滴下。



「胡麗娜,脫光衣服。」



胡麗娜站起來,她的雙乳搖蕩不定。酒吧內的人都好像停止了呼吸等待胡麗

娜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