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2223.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暴力虐待 » 淩辱女友(十一)後篇

淩辱女友(十一)後篇

本帖最後由 frankie34 於 編輯



直至我和女友之後參加一次本地旅遊之後,我才開始進行淩辱女友的行動計劃,但那次旅遊我絕對沒有刻意安排。那次剛好禮拜一是假期,連週末一共三天,我和女友參加一個三天兩晚的本地旅遊去中部遊山玩水,有甚麼節目對於我們來說並不重要,我們參加旅遊團的目的當然是想找個機會同房,可以無拘無束做愛。

這個旅行團是減價團,多是一些退休的老人或者中年人,最年輕算是我們兩個。那個帶團的團長叫阿治,也是二十幾歲,可能是看到我們兩個年紀最合拍或者看到我女友很漂亮,所以經常跟我們談談笑笑,他說話很滑稽,經常說一些黃黃的笑話逗我們,才幾小時,我們就喜歡和這個被太陽曬得黑乎乎的年輕人一起玩。他帶我們到一個大水壩,很多團友都走下水壩去看,阿治則無聊地坐在草地旁,我們也沒下去,他說:「這裡我已經來過起碼十次,沒甚麼好看的。」我請他替我們拍一張合照,拍完之後說:「你們有點夫妻相呢,來渡蜜月嗎?」我女友紅著臉,連忙搖頭說:「我們只是朋友而已。」阿治哈哈笑說:「男女朋友?小妹妹,妳可要小心一些,妳給他三分鐘,他會給妳十個月!」害得我女友很尷尬,我知道她最怕給別人知道我和她已經有了性關係。下一個景點旅遊車要走兩小時,車上的人都睡了,我和女友坐在前面,剛好在阿治座位旁邊。阿治看我們沒睡,就和我們聊天說:「我以前帶過一個團,團裡有對新婚夫婦,像你們這樣,他們來的時候開開心心,恩恩愛愛,但過了一晚第二天就互相不理對方。」我女友說:「是不是鬼故事,我不要聽。」阿治說:「不是。」我問:「那他們為甚麼…?」阿治說:「我也很奇怪,到底是甚麼原因。於是找機會問問那個男生,原來那個男生想試探一下他的新婚妻子是不是純潔,晚上要做愛之前,赤條條站在他妻子面前,指著下體問她:『你知道這是甚麼?』他的妻子說:『小鳥鳥。』他很高興,新婚妻子果然還很純真。」我問:「那有甚麼問題?為甚麼他們第二天又會不恩愛?」阿治說:「問題就在那個男生以為他的新婚妻子很純真,就教她說:『小孩子才叫小鳥鳥,我這個要叫大爛鳥,或者用國語叫大肉棒也可以。』怎知她的妻子說:『大爛鳥也好,大肉棒也好,我看過很多,但你這支真的是小鳥鳥。』」我聽到這裡才知道他還是在講黃色笑話,根本不是真事,他說得很粗俗,我女友聽得臉都紅了。



在吃晚飯的時候,她悄悄對我說:「他好像知道我們今晚同房會做甚麼,人家怕別人閒言閒語。」我拍拍她的手臂說:「別理他,反正回家後,不會再見到他了。」但女友還是很擔心別人知道我們的超友誼關係,之後,女友就只和我牽手,不和我摟摟抱抱,故意疏遠我,表示我們不是太親。這樣阿治就和我們玩在一起,不會覺得會阻礙我們,這也不錯,反正他的閱歷比較廣,沿途會給我們講很多經歷或者故事,蠻有趣的:那裡的井水不能喝,因為那條村子的人自殺時都用跳井這個方法;那裡的女孩不能娶,因為洞房夜後看到她們卸妝後的樣子會嚇死;那裡的榕樹不能站在它的陰影下,因為那榕樹整體長得像妖怪,如果自己的影子給它的影子吃掉,那明天就不能醒來。吃完晚飯,他的工作也算是完成,但還特地帶我們到酒店旁的一些小商店走走,然後去當地最有特色的「珍品街」品嚐一下地道食品,他也有稍微招呼一下其他人要不要去,但那個老人家覺得回房間休息更好。「這條街是晚上才有的,白天靜得像鬼。」阿治帶我們走進去一條窄巷,兩邊的食店嚇了我們一大跳:全部食店外都有稀奇動物:甚麼禿鷹、穿山甲、大蟒蛇、金絲猴、娃娃魚、龍貓、長尾野雞……好像進了一個動物園。阿治說:「這裡全都是地下食店,很多動物都是不準吃的,來這裡就要吃吃看,別的地方可沒有。這些東西都很補身的,男的吃了壯陽補腎、女的吃了滋陰養顏。」說的語氣就像賣藥膏那樣。



阿治和我們說個價錢,算是昂貴的,我女友不敢吃這不敢吃那,結果也不算太多錢,於是阿治就帶我們進去一間和他相熟的店子裡:我們點了個炸白蟻、蠶豆炒蠶蟲、野雞燉蛇羹、悶炆龍貓,還有一些蔬菜之類的。那些菜式都是立即立即弄的,我們要在店裡聊天大半個小時,才弄出一道菜來。第一道是炸白蟻,我們看那些白蟻都炸得金黃,像肉鬆那樣,吃起來的味道也像肉鬆,但多了鮮甜,若點了紅醋味道吊得更鮮。女友最初還不敢吃,吃完第一口就忍不住要吃第二口。我們慢慢地品嚐各道菜式,最好吃是悶炆龍貓,肉很黏很香甜,像兔子的味道。阿治說:「這裡都很補身,吃完擔保你們今晚睡覺不用蓋被!」說完對那食店老闆說:「蛇膽呢?」老闆說:「就上來!」回頭要走,又給阿治叫住:「分成三份,加些好料。」老闆忙點頭稱是,回到裡面弄蛇膽。原來我們剛才吃的蛇羹的蛇膽也要給我們吃,這才叫吃全蛇。老闆拿來三小杯,裡面已經把蛇膽混入酒中,酒水還放一些甚麼配料,香味撲鼻。阿治說:「來,喝掉蛇膽。」我女友不敢喝,阿治說:「妳真是不懂,蛇膽可清毒,連酒喝,還能把剛才的那些補品封在體內,男人喝了還可以壯陽,呵呵呵!」結果我們三個都喝了,加了酒和調味料,味道不腥不苦。



我們離開食店已經十點半,足足吃了兩小時。我一邊走回家,一邊感到全身燥熱,可能是剛才吃的那些東西很補身吧,看來今晚像阿治說的那樣,睡覺不必蓋被子,我拉著女友的手,也覺得她的手很熱,吃奇珍異獸效果果然顯著。回到酒店,阿治問我們:「你們要睡覺了?」問的時候還用兩個大拇指作出親嘴的樣子,我女友羞紅著臉說:「沒這麼快,我們可能會玩撲克玩通宵呢,你要不要一起玩?」女友的臉皮真薄,硬是說得像我們的關係很清純那樣。阿治說:「好哇,我一個人睡正悶呢,不過我要先回房洗洗澡,然後才來找你們。」幹!他真的要來,今晚我和女友親熱的兩個空間報銷了。我和女友進房的時候,我身體的燥熱已經傳到下體去了,雞巴腫腫的,好像很有需要,於是抱著女友強吻她,女友全身也熱乎乎的,當我吻她小嘴的時候,她也吻回我,我們的舌頭也就捲在一起,我的手自然地在她的纖腰上把她的上衣拉起來,伸手進去她身體,輕撫她的肌膚。她推開我說:「還沒洗澡,有甚麼好摸?而且那個團長說要來我們房間打撲克,快點去洗。」說完就把我推進浴室,我拉著她一起進來,她掙脫我說:「不要,等一下人家叫門沒人應,還以為我們在搞甚麼!」我心裡覺得女生真愛面子,明明都和我有性關係,就是不給別人知道。我洗了澡,穿著帶來鬆身睡衣褲,本來很好看,就是下體總是脹脹的,有點難看。吃了那些山珍海味之後,總覺得慾火高熾,心猿意亂。



女友進去洗澡時,阿治已經敲門,他也穿著睡衣褲拖鞋來,我們先坐在床的兩邊洗牌。女友洗完澡出來時,一陣香味把我們吸引過去,她穿的像日本和服那種左右兩襟對疊腰間綁帶那種睡袍,左右兩襟對疊好像低了一些,形成一個深V字,有點性感,使我睡褲裡的雞巴蠢蠢欲動,而阿治也看得雙眼發呆。女友坐在床上,我們開始玩鋤大2,輸的要給嬴的用撲克牌打鼻子,輸多少張就要打多下鼻子。打別人的鼻子真有趣,打的時候還要在他眼前晃了幾晃,嚇他幾次才打下去,雖然被打的人不痛,但看他緊張的神情倒是過癮。所以女友很快就玩得很投入,打牌的時候很興奮,常常不知不覺彎下身子,睡袍的深V字立即把她白嫩嫩的胸脯展露出來,害得我要左掩右掩,掩飾自己在睡褲子脹起的雞巴,阿治沒有掩飾,我看到他睡褲裡隆起一大塊。這樣一來,我們兩個經常輸給女友,她很高興地歡呼起來,得意忘形張牙舞爪拿著撲克牌向我們撲來,為了避開打鼻子,我和阿治都不約而同地向後稍退一下,她以為我們要耍賴皮,一手撐著床伸長另一手拿著撲克來打我們。但她這樣一來,睡袍的深V型敞開了,裡面米黃色的乳罩只能掩住半個乳房,兩個大大的北半球像快要抖出來那樣,連乳暈也露了出來,害得我的雞巴差一點從睡褲裡刺出來,一股色慾使我很想立即抱著女友好好親熱一番。



女友卻不知情,對阿治也同樣地撲過去,我看到女友在打阿治時睡袍都寬開來,我想她的奶子也是像我看到那樣在他面前晃動。我心裡沒有醋意,只是性慾越來越旺。阿治輸得最多,被打完鼻子之後憤憤地說:「我一定要報仇。」我女友得意洋洋說:「我不怕,盡管放馬過來。」我看到大家臉色都紅紅的,不知道是剛才那小酒蛇膽酒或者是補品的功效,大家都興奮得有些失態。這一局打了之後,我和女友竟然只出一張牌,結果給阿治雙炒(就是剩下十二支牌子每人要打24下),我當然乖乖就範,女友給阿治打了三下鼻子之後就開始後退。阿治撲上去又打她三下,她笑得倒下去捂著鼻子說:「嘻嘻嘻,我不要打了……」開始耍賴皮,阿治不給她逃過,硬拉開她的手打她的鼻子,她更用力捂住鼻子,我在旁邊也笑得彎下腰來。阿治拉不開她的手,便說:「你女友耍賴皮,我難得才嬴她一次,她不給我打。」我也輸給女友好多次,所以比較同情阿治,我說:「我有辦法,她怕癢。」說完就朝她的胳底騷癢。女友笑得「咯咯咯」,臉都笑紅了,還是不肯放開捂著鼻子的手,只是身體扭來扭去,睡袍的深V字在她亂動時又扯開了一些,這時不必從她領口也能看見她的乳罩和半個外露嫩滑的乳房,腰以下的左右幅也敞開了,形成一個大大的倒V字,她那修長滑膩的大腿肌膚也能看得見。我和阿治看得鼻血都快流出來了。



我看到阿治睡褲裡那隆起的包包更大,他也加入戰團,在她胳底騷癢,而我就轉戰她的纖腰,她笑得「咯咯咯」更厲害,身體猛力掙紮著,當她把身體反臥過去又反過來的時候,連那綁腰的寬布條也鬆了,整件睡袍也就全鬆開,女友睡袍裡玲瓏浮凸的身裁全暴露了出來,身上只有一件乳罩和一條小內褲,其他地方都展露在我和阿治眼底。可能是今晚吃那些好食物有關,我們三個人都好像給色慾衝暈了頭腦,竟然不覺得尷尬,但我女友已經投降,乖乖給阿治打鼻子,但打鼻子的過程中一直沒拉好睡袍,讓他飽覽她的身材,等她坐起來時才把睡袍弄好。看過這種情形,我覺得全身焚熱,口乾舌燥,想去買些汽水喝,女友要罐菊花茶,說是可以降火氣,阿治就和我一起去買。一出房門,阿治就神神秘秘地對我說:「你是不是還沒和你女友親熱過?」我不知道他說這種話有甚麼意思,想起女友很要面子,就搖搖頭,他就說得更神秘:「那你今晚想不想和她親熱一下?」我就點點頭說:「不過她很保守,不會答應的。」我還在保護女友的形像。阿治從袋裡拿出一個藥片說:「有這顆藥片,就算她是聖女也會變得淫蕩,讓我幫你今晚佔領她。」我心裡覺得很好笑,但做戲要做全套,所以我就多謝他幾句,把那片藥丸放進女友那罐菊花茶裡。



回到房中,女友不虞有詐,把那罐菊花茶喝了下去,我們繼續打撲克。女友兩頰越來越紅,輸了好幾次,被我或著阿治追打著鼻子,女友像之前那樣躺倒在床上,用手捂著臉,不讓我們打鼻子。阿治見她反抗能力越來來弱,就對我說:「藥力開始發作,你可以來了。」在其他人面前和女友親熱,這是第一次,所以我有點猶豫。阿治以為我還不敢去碰女友,就拉著我的手按在我女友的胸脯上說:「不要擔心,她現在意識已經降低很多。」我雙手就隔著她的睡袍輕輕揉著她的酥胸,她果然沒怎麼反抗,兩隻捂著臉的玉手也慢慢地垂了下來,我看她眼睛半閉起來,嘴裡還輕輕說著:「不要,不要……」阿治在旁見我躡手躡腳的樣子,鼓勵我說:「不要害怕,放膽去做!我以前也是這樣對付我的女朋友。」我那時臉皮不夠厚,也是第一次在別人面前這樣淩辱女友,所以心撲撲撲亂跳,總想著等一下把女友的睡袍解開,再讓自己女友的美妙身裁暴露出來,心雖然想著,手腳更是僵硬,越顯得笨手笨腳。阿治越是以為我在害怕說:「你這樣不行,她吃了那種迷藥,情慾很高了,你這樣輕輕摸,她不能滿足,來,等我來幫你。」說完把我的手拉開,他把我女友睡袍深V字向兩邊扯開,雙手就在她的兩團肉球上搓弄著,上下左右這樣搓弄著。



我女友說:「不,不能這樣……」她的雙手要把他推開,但卻無力地架在他粗壯黝黑的手腕上。我在旁看得好像都不能呼吸了,雖然他的手還是隔著乳罩,但我女友乳罩外露的滑膩的肉球也同時給他摸捏著,我這是第一次看見女友公然給別人這樣淩辱,看呆了,下體的雞巴豎得把睡褲都撐起來。阿治向我看一眼說:「別愣著站在那裡,這叫前戲,我把她這樣一弄,她下面的洞洞才會潮濕,你才能順利插進去嘛。快脫下褲子,我幫你弄弄她,你就可以和她做愛,把生米煮成熟飯,就不必怕她跟人家跑。」我聽他的話,慢慢把自己的睡褲脫下來,他這時把我女友的寬布腰帶解開,把她的睡袍拉向兩邊,她很有曲線美的身體又一覽無遺,他純熟地在她背後解開乳罩的扣子,把她乳罩脫下來,我女友兩個又圓又大的奶子和上面淺啡色帶點紅櫻桃似的奶頭也抖露了出來,酥軟的奶子因為阿治粗魯的動作而顫動著,非常誘人,當阿治雙手摸捏上去的時候,我的鼻血差一點沒噴出來。我女友嘴裡還是說著不要不要,但卻溫順地讓阿治搓弄她兩個又白又嫩的大奶子,阿治說:「你女友的兩個奶子真大,以後一定很多奶汁。」說完嘴巴就朝她的奶頭含上去,把她奶頭咬吸起來,弄得我女友哼哼呵呵,全身像蛇那樣扭動起來,我看到她小小的內褲中間位置濕了。



阿治用嘴巴去吮吸我女友的奶頭,右手就來摸她的內褲,從她鼠鼷部位摸進她雙腿之間,中指扣著她的內褲,鑽進內褲裡,她嘴裡輕輕「呵」一聲,他的手指開始一進一出玩弄著她,發出「嘖嘖嘖」的聲音。阿治又回頭看看我說,要把我女友的小內褲剝下,讓她的毛茸茸地帶露了出來,他說:「你還不脫下內褲?你看你女友這裡全濕了。」我說:「不好意思……」我說的是真話。他說:「男人有甚麼不好意思?你怕給我看見嗎?我也讓你看看,這樣大家公平嘛。」說完他脫下褲子。哇塞!他的雞巴可真大,特別是龜頭,比那支肉棒圓周起碼大三分一,我只好也脫下褲子。幹!原來我的雞巴也很大,不知道為甚麼,平常勃起沒這麼大,今天看到阿治淩辱我女友就脹得特別大。我看女友玉體橫陳,想起以前她告訴我那些她被別人淩辱的事情,心裡很激動,心底那種淩辱女友的想法油然而生,眼前就是個大好機會。所以當阿治叫我上去幹女友的時候,我故意小膽地說:「她如果醒了,控告我迷姦她怎麼辦?」阿治說:「你真小膽,你不敢來,我就來,有我陪你一起被她控告,你就不必害怕啦!」阿治說完,自己就騎在我女友身上,大雞巴在她那雙嫩滑的大腿間穿插著,兩手不停玩弄她的奶子。她呼吸開始急促,胸脯挺高起來,像是主動把自己那兩個又圓又大的肉團給阿治去摸捏。



阿治說:「來,你先幫我一下,我等一下才幫你。」他說的幫他,原來是要把我女友的雙腿擡起來。我坐到床上從後把她兩腿彎抱起來,使她半坐著,她粉粉嫩嫩的私處就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底,陰唇微張著,阿治把他那支大爛鳥挺起來,剛好對準她那濕潤的小穴,毫不留情地插了進去。阿治雞巴發出「噗嗤」一聲,我女友也「呵呵呵」發出誘人的叫床聲,身體扭著。我就像看A片那樣,看著男女主角真槍實彈在淫亂著,只是這A片的主角是我女友,她還是被男友抱著讓另一個男人在幹著淫穴。阿治經驗老到,一深一淺地姦淫著我女友,深深一插把她幹得欲生欲死,淺淺一挑使她淫水直流,阿治把她抽插得「嘖嘖」有聲,我心裡沒有一點憤怒,反而有種莫名的舒暢和興奮,隨著阿治每一下抽動而散遍全身,我心想:「原來女友被人家淩辱自己會這麼爽的!」這個結論使我日後一直沈迷在淩辱女友的快感之中。女友吃了迷藥也不知道被甚麼人幹著,發出夢囈般的淫叫聲:「插我……好爽啊……好哥哥…再用力點……啊…」我看到阿治的大雞巴頻率更高地抽插著我女友,把她幹得死去活來,每次抽出肉棒時,大龜頭總是把她的陰唇弄反出來,每次插進去又整支沒入,我真擔心女友的小穴和子宮會給他幹破呢!



阿治把大肉棒抽到她的陰道口,然後一次盡根衝入,然後用力抽送,每次都一插到底。我女友給他幹得快要瘋狂了,一頭秀髮因為猛烈的搖動而散亂地披在秀麗的臉上,兩手緊抓著床單,每當他插她一下,她就婉轉嬌啼。那種溫柔可憐的聲音越發刺激男人的獸性,阿治就一邊捏弄她的大乳房一邊幹著她,她也開始把腰肢挺起,配合節奏微微上挺,讓自己的淫穴去套弄他的大肉棒。我坐在女友身後,雞巴也和她嫩嫩的背部磨擦著,一陣陣快感傳來,當阿治「嗤嗤嗤」地在她肉穴裡灌進精液抽出雞巴後,我也忍不住從後插進女友剛才被阿治姦淫得發腫的小穴裡。暖暖的淫洞使我抽插不到二、三十下,一股酸麻的強烈快感直衝我的下腹,滾燙的精液就射進了她的體內,倒流出來的精液把她的小穴和肛門部位弄得一塌糊塗。就是這樣的一個本地旅遊,把我帶上了淩辱女友快感之路,從此之後,我就開始主動想方設法讓女友被其他男人淩辱。至於那個阿治,我還想再碰見他,讓他再來次把我女友幹得四腳朝天,只是他工作的那個小小旅行社一年之後就關閉了,我也不能再找到他,真有點可惜。